【歙县鸿飞长亭,水口,古村遗风.....】-歙县人网

歙县人网

歙县鸿飞长亭,水口,古村遗风.....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古人重离别,概因是古时交通音讯不便,今时别离,音讯便全无,来聚遥遥无期。

而古人送别,走陆路的一般在长亭或者短亭里,走水路的则在渡口边。长亭指的就是古时设在路边的亭舍。我小时候走村拜年沿途很常见,各个村水口的长亭一般做的都很讲究,有护栏,有行人歇息落脚的长椅,甚至还有砖雕木雕。到我所见的很多长亭还有文革的标语,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步入溪上的水口亭。建筑气派,亭廊相一体,亭下溪水潺潺,亭上远眺,村落隐约炊烟里,现在恐怕不复在焉了!至于北岸的,只能算是廊桥。比长亭更意味高上一些。

对于离别惆怅难有映托! 古人离别常有做诗吟赋,表达对亲人友人离别的伤感和无奈。因而自古以来长亭送别词赋无数,千古佳句也不绝于耳,中学时代学的“天涯若比邻,海内存知已”、“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等以及李白《别董大》,都是千古名句,脍炙人口。而“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名句应该算是渡口作别佳句。 历史上长亭送别级别最高的恐怕要算唐太宗李世民长安郊外送别唐玄奘西天取经,太宗道:宁要大唐一胚土,不受他乡万两金!唐僧饮了含有大唐土的苏酒,经年之后果不负所望。戏曲中长亭作别最出名的自然算《西厢记》的崔莺莺送别张生。

儿时老家鸿飞家乡剧团有演出,靠汽油灯照明演出,但是只是图凑热闹没懂的究竟。戏云:十里长亭,送别依依,碧云天,黄花地,只是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崔莺莺送别张珙,很是惆怅不舍,自古红颜多情伤就是这样的。我想,临别嘱咐:得不得官,疾便回来,意思说就是没取功名也不要紧,若有身体不好就回来。可是张珙书呆子说:“青霄有路终需到,金榜无名誓不归!”这对崔莺莺来说真是多情自古伤离别!因而,长亭在古典文学里已成为一个传统的送别意象,这与古代送别习俗分不开。

鸿飞的水口亭曾经也是鸿飞先人离别送迎之地,水口是中原文化和徽州土著文明结合的产物。很久以来作为村落风水的一部分是倍受村落居民保护的。难得见到这张原始复原的鸿飞水口亭图。从图上看原来的亭比现在重修建的气势宏伟多了,可惜七五洪水的时候亭和桥都给毁了。这也是鸿飞众多精美古建筑唯一毁于天灾的,可是其它的精美建筑包括宏伟的青山寺都毁于人祸,令人惋惜不已!这图意境幽静祥和,远眺水口林郁郁葱葱,永恒桥下河水清澈,桥上耕夫逐牛,步态悠闲,近处何家官人带奴仆归心似箭,步履急急,古亭四角曲延矗天际,故名四角亭,在这古亭上有“潄石枕流”这么一组字。许多人不明其义,“潄石枕流”是出自典故晋代张楚,指归隐生活的一种怡然自乐的状态,从另一侧面提示古时但凡外乡人进入鸿飞村,便是进入武陵人苦苦寻觅的世外桃源了!亭内两厢有休憩践行的廊椅,供往来人作别歇息!具体已经描述不出来了,前些年,重建的水口亭已是简单的砖瓦结构,毫无美感所言,只是不地道的做法不知道是否还能守住鸿飞的风水。

近些年,村中留守老人孩子伤残事情频发。村中迷信人言概是千年风水被水口长亭所坏,力图恢复原先自然和谐的古建筑弥补。但自今路已更改全非,原生态已是不可能再复了。这样,长亭文化作为送别早就没此作用。作为风水保障恐也尽失去。徽州人已经快迷失自己,既融不入外来文化,又不能保全自家文明。久之,靠点花靠点草终究不长久! 鸿飞水口亭曾见证鸿飞的辉煌和衰败,最辉煌的莫过是冯国璋大总统认亲,迎接“派别源同”的祠堂牌匾,使鸿飞这僻壤小镇热闹非凡,我高考那年,也曾在水口亭等我家姑婆要儿媳送来的粽子,只是当时心意不诚,没感动水口土地神,落的朗中的活,不过好歹回想,落得自食其力也未必不是祖宗的保佑!所以,清明,路过水口长亭时,也默默拜拜土地爷,祈求古村越来越好!

总 编:我是一只鱼

歙县论坛

歙县人网微信公众号

我看你很有天赋,关注歙县人网,加入我们吧!

扫描二维码 或 搜索微信公众号"zixunhai"即可立即关注!
让您每天胃口大开。

上一篇:歙县:活动纷呈 亮点频现

下一篇:【徽州古街①】休宁西街:徽州繁华的一个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