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旧事|记忆中的徽州砖瓦窑匠-】-社线网

社线网

徽州旧事|记忆中的徽州砖瓦窑匠

以下图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上古时代,人类迫于生存,寻找山洞野外穴居,以满足基本的安全需求;在学会制造和使用工具后,开始自己搭建茅草棚屋,抵御严寒;而随着文明的演进,砖瓦土墙也渐渐诞生。因此,在建筑行业当中,砖瓦与建筑一直是形影不离,不管是建屋起房还是修宫造殿都离不开砖瓦。

过去年代,徽州农村土地贫瘠,经济条件落后,乡民们居住的大都住是土木或砖木结构的青砖瓦房,人们翻旧屋或盖新房,都离不开砖瓦。因此,不管哪家哪户隔个两三年都得请窑匠烧砖做瓦。上世纪70-80年代,在行走君老家,砖瓦匠在村里算是一门很吃香的职业,记忆里的那个时候,村里做砖瓦窑的能工巧匠都来自浙江东阳、永康地带,尽管彼时批资本主义时不许那些手艺人外出,但是那些手艺人胆子大,也有经济头脑,他们敢于走南闯北,吃苦耐劳操起手艺寻求谋生。印象当中,行走君的一位发小的爷爷就是如此,当年也是背井离乡、携着老小千里迢迢从浙江东阳在我们村里做砖烧瓦,创业非常成功。

在农村,砖瓦窑的选址要坐山靠田,窑体圆锥形。古法窑场建立通常要经历“平场”、“挖土”、“和泥”、“做坯”、“晒坯”、“装窑”、“烧火”、“出窑”等流程,前前后后,要劳作2个多月。砖瓦窑匠在农村是门最吃力的活之一,虽然那时能赚点苦力钱,但每天几乎是跟泥巴打交道,大半年时间呆在窑棚里,重复着相同的劳动,生活比较单调又乏味。遇上阴雨天气,晒不了瓦,做不了砖,几个手艺人也只能窝在窑棚里歇个脚,说说鳖、吹吹牛皮。

每当开始做砖制瓦时,窑匠都要选好了质地合适的黄土,而做瓦选用稍含沙性的年久塘积泥则为最好材料,因为那样不容破碎。做砖制瓦各有讲究,也有不同的木制模具,做砖在技法上比较简单,先垫上灰,放好模具,接着将一团泥料高高举起,狠命砸下去,靠惯性冲击力填满模具,然后用钢线做成的弓上下划去多余的泥,提到坯场晒干就可入窑。

制瓦相对做砖就要精细得多,得先做泥墙,按瓦的厚度一层层取泥,模具和泥料之间靠帆布隔离,泥料糊上模具后一边旋转,一边蘸水用特制的木刷拍打,凭经验将瓦面拍打得油光水滑,提起来送到坯场,从中间抽出模具和帆布,晒干后入窑。

砖瓦入窑,一般先一层一层的堆码,而且层与层之间、行与行之间都要留烟火道。最上面留一个井口大的烟口,周围用泥土封死。封窑后,还要加一道还原工序,在窑顶糊上黄泥并泼水冷却,这一步称为“闷青”,也叫洇砖,是决定古砖瓦能否烧制出古雅的青灰色的关键步骤。过去没有煤时,农村烧窑都是用柴火燃窑。由于要用大量的木柴,要上山把大树砍倒并劈成一块一块一米长的木柴,码成一丈长一人多高的柴垛子。

砖瓦制作的行当,行内人土俗称为“耍泥蛋的”手艺,这种行业的艰辛苦累,在徽州被戏称为“四大出力”活儿之一,所谓“和泥、拉锯、托坯”,这“托坯”便是指“耍泥蛋的”制作砖瓦的活儿。耍这份手艺的,从时间上说,一般都在夜里3-4点钟就得起床干,一直干到l8-20点才能收拾停当。工作时间长达15-17个小时以上。一个人一天下来,约有4-5吨重的泥坯,从和泥、铲泥、挖泥、揉搓、装斗、铲斗、割切、扣斗、抽坯、端坯、拾坯、运坯、上架,需经十几道工序才能完成。

烧窑本是重体力活,何况最难的还是出窑,人们要在60多度的高温下,灰尘扑扑的卸下烧好的砖瓦往外转运。一天下来,身上全是沾着泥巴,或布满灰尘和烟尘,蓬头垢脸,因此,通常被人戏称为是“非洲黑人”。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及科技突飞猛进,乡村砖混结构的“小洋楼”鳞次栉比,“机器换人”对这个传承千年的烧结工艺也发生了颠覆性改变,“机器换人” 从而取代“一身泥巴一身汗”光辉历史。因而,砖瓦窑匠这一传统手艺,已逐步淡出人们的视野,成为了一段过往的记忆!


来源:行走观察

 来源:公众号:【】版权归作者所有
欢迎公众号搜索""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

如果缺少备注 请联系QQ:137483024 备注或删除

社线网微信公众号

我看你很有天赋,关注社线网,加入我们吧!

扫描二维码 或 搜索微信公众号"jieqishipin"即可立即关注!
国内最大的视频微信公众号平台【解气视频】

上一篇:三阳高山金丝琥珀蜜枣原始制作工艺探秘

下一篇:余宁台安徽歙县摄影作品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