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歙县民间故事——宰相坐棺材】-歙县人网

歙县人网

歙县民间故事——宰相坐棺材

 雄村淡妆素裹,曹府哀声一片。吊唁的亲友出出进进,忙碌的婢仆进进出出,曹振镛的庶母去世了!消息犹如惊雷四处传开。

孝堂,白花簇簇,祭幛幅幅。曹振镛一脸戚容,伫立在棺材边,看着人将庶母脸部丝棉剪开,露出了苍白的慈容,又看着人覆一幅红绫将那慈容隔去,内层的棺被封上了,外层的椁又被封上了。曹振镛这时真切地体会到,什么是天人永隔,满脸珠泪潸然落。

曹振镛记得庶母总是称他“二相公”,说话总是温言细语的。曹振镛和她说并不多,却能时时感受到她那双关切的眼神。每当曹振镛受到父亲的训责,第一个前来问候抚慰的一定是庶母。每次曹振镛外出,庶母会将婢仆们准备的衣食查验再三,稍不如意,即命更换……这次曹振镛赶回家来,弥留中的庶母,努力睁开双眼,脸上浮起一丝欣慰的笑容,久久地看着他,最后平静地瞌上了双眼。曹振镛控制不住,号啕大哭。

孝堂的一侧,大哥曹錤正和族中耆老们紧急商议:庶母的棺材是从正门,还是从边门出殡。耆老们说,族规有云:“婢妾孽子,不得入祠”,连祠堂都不能上牌位,何况出门?只能从边门出殡!曹錤再三请求通融,耆老们一口咬定,祖训不可违!曹振镛听得双眼冒火,双手几次捏成拳头又松开,最后将双手往背后一拢,发出了不容置疑的吩咐:“出正门!”他不怒而威的话语镇住了所有的人,一阵死寂般的肃穆之后,正门大开,人们抬起了棺材,缓缓朝正门步出。

“放下!”一声低沉的威喝声响起,支派族长和一群耆老们拦在了仪门外,抬棺材的惊慌地搁下了棺材。曹振镛“扑嗵”一跪:“各位长辈,请借一步,待家母出了殡,振镛再来领罪。”他向抬棺材的吩咐:“抬起来,走!”棺材被“支咔支咔”地抬了起来,才走了两步,又是一片喝声:“放下、放下!”接着是一个个耆老卧了一地,把正门通道堵得没一丝空隙。“要抬,就从我等身上抬过去!”抬棺材的又没法了,只好将棺材又搁下。支派族长责道,“曹振镛,国有国法,族有族规,你做了宰相,难道就敢藐视族规么?”曹振镛再次跪倒:“老族长,国法族规本乎天理人情,历代先人皆则其善而从之,不善而改之。别忘了,我派先人正是庶母所生,先建之‘孝思堂’特地订出‘庶妾孽子,不准入祀’的族规,不准我支派先人牌位入祠,我派先人从了么?没有!不从,才有了今天的‘一本堂’。难道这已经抗争过的历史悲剧,今天还要重演吗?你们说我是宰相藐视族规,这倒提醒了我,也罢,我今天就再抗争一回!”

曹振镛说罢,立起身来,脱下麻皮衣帽,披在棺材上头,命人取来朝服、朝冠穿戴好,爬上棺材盖坐好,吩咐道:“来呀,把老长辈们扶到一边歇息,本大臣今日要出门了!”耆老们刚才让曹振镛一番义正词严的反诘,已打消了大半锐气,情不自禁地被人扶开。“噢,宰相出门喽,宰相出门喽……”威喝声此起彼伏,棺材缓缓地抬过仪门,出了正门。关于曹振镛还有好多故事,如,《曹振镛回乡记》《曹振镛设局试命运》《宰相吃蕨》《大头姑娘》等等。

来源:徽州掌故

歙县论坛

歙县人网微信公众号

我看你很有天赋,关注歙县人网,加入我们吧!

扫描二维码 或 搜索微信公众号"zixunhai"即可立即关注!
让您每天胃口大开。

上一篇:《极限挑战》今天在唐模拍摄,本期以古徽州盐商为主线,你要的现场图都在这儿

下一篇:三阳高山金丝琥珀蜜枣原始制作工艺探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