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在了徽州,才算是落对了地方.....】-歙县人网

歙县人网

雨落在了徽州,才算是落对了地方.....

   漫步在青石子路上,雨,滴答滴答,雨季中的徽州就如水墨画一般,泼洒出轻柔的墨香,飘荡着淡淡的雅韵。又见徽州,又寻着儿时的路走回那在记忆里雨季中飘摇的徽州。

雨落在了徽州,才算是落对了地方。

青石板、红纸伞,苔痕阶、雕花窗。

每一滴都在找寻它的故乡,每一滴,都在诉说它的忧伤。

雨落在了徽州,才算是落对了地方。

马头墙、古深巷,小石桥、浣衣塘。

雨水沾湿了姑娘的衣裳,雨水,下在心潮里荡漾。

雨找到了徽州,这才找到了它的故乡。它被云洒下来,被风吹过来。每一次到达,都给人以诗画般的想象。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还停留在记忆中的老地方。

雨落了,落在牌坊上,滴在心坎上,是徽州女人的血与泪擎起徽州的繁华与寂静,五祖奶走了,这位见证徽州建造最后一个节妇坊的小脚女人带着她的遗憾走了, “一世夫妻三年半”,是那窄小的窗遮住了远处的云。






    雨落徽州时,常是有着曼妙诗意的日子。

   山城古歙,徽州府治所在。穿城而过的练江汇聚了丰乐、扬之、富资、布射四水,为最后的圆满积蓄着。漫步城中,踏在湿润的青石板街道上,足音清晰可闻,一股古朴而厚重的气息也悄然自心头洋溢而出。街中那四坊架连,八脚并立的许国石坊,仍然默默地巍然兀立着,只是青色的梁柱,镂刻花纹图案以及牌楼脚处的石狮在雨水的轻轻地击打中愈显沧桑。

    细雨潇潇,伫立城墙雉堞旁,抬眼四顾雨中鳞次栉比的商铺,即便身在喧嚣的市廛中,也感觉到几分自然的音韵。没有了炙人的阳光,周遭清爽宜人。撑着伞,从城墙上拾级而下,避开摩肩接踵的人群,携着悠闲的心绪,于窄窄的路,深深的巷,信马由缰,独自徘徊。

     石板路湿润得有些光亮。墙脚处点点青碧精神格外的好。高低错落,层层昂起的马头墙黑白斑驳,那些大多是雨在岁月中留下的印记。挑檐而出的青瓦,一如往常般,倾诉着雨水的相思。偶尔,它们腼腆地从高高的院墙四周往里天井处归去,为徽州人聚集着心中的吉祥。

     江水潺潺前行,烟雨如墨泼洒。雨雾氤氲,远山隐隐,村舍连连。徽州这副水墨画愈显空蒙。

   多彩的新安江啊!率水,横江,渐江,练江,“三百六十滩”风尘仆仆而下,雨,成就着她的一路风情。慈爱的新安江啊!一路的迤逦蜿蜒,一路的拾掇容纳,一路的灌溉滋润,雨,成就了她的一路文明。她不舍昼夜地奔波,含辛茹苦地孕育着徽州这方水土,雨给予她不竭的动力。

    徽州的乡间,永远没有让人生不出辽阔无垠的感觉。丘陵、田野、村庄唇齿相依,浓绿与黑白相映,或是中间一条溪流穿插而过,或有古老的樟树守护在村庄的水口处。这乡间地头,永远那么静谧,悠然,尤其是雨中。人居与山水,沐在飘飘洒洒的雨中,和谐成一副优美的画卷。行于村中山路,田间小径,或相邀友人,或相拥知己,窃窃低语,娓娓喋喋,或互相倾诉,纵横实事,多了几分浪漫情愫和雅致风韵,悠哉美哉。

      清雨如丝,窸窣如春蚕噬叶。起伏的丘陵上愈发的青翠的树木,勾勒着柔软的弧度。雨季里,山间氤氲着如同江南水乡般气息,虚幻而神秘。山上人家,零星的散布着。伫立其间,雨雾弥漫,朦胧飘渺,忘尘归去。山泉有着雨水的汇入,愈发雀跃,虽不太清澈,却不再潺潺,平添几多的气魄。

      家居徽州,黄梅时节以及淫雨霏霏时倒是让人有些牢骚。若是暴雨急骤,则有些隐忧了。不过,雨让山林储存了个饱,雨也冲去洗涤去了旧日的溪流、河道的污秽,雨后的阳光,让人更加感觉晴空的美好。

     家居徽州,更多时能听风纤纤,看雨绵绵。雨滴答答地落在青瓦上,清脆而细密,思绪随之悠远。

 

雨落徽州,梦至深处。


来源:歙县论坛

歙县人网微信公众号

我看你很有天赋,关注歙县人网,加入我们吧!

扫描二维码 或 搜索微信公众号"zixunhai"即可立即关注!
让您每天胃口大开。

上一篇:【徽州文化】古代徽州人竟是这样取名字的.....

下一篇:歙县:马头墙外文明花开